小說大全
  • 女裝成了小王爺的白月光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2024-05-16
  • 宿幼枝扮成女裝混入山頭救人,恰巧遇到小王爺剿匪。 土匪頭子為了活命將他獻了出去。 小王爺盛延修,當今聖上胞弟,年輕氣盛且不近顏色,聞言震怒,氣勢洶洶衝到小院,看到宿幼枝後呼吸凝滯、一眼淪陷。 當晚就將人抱回了臨王府。 很快整個皇都都知道不可招惹的活祖宗開了竅,得了位美人十分寵愛,一改火爆性子,對美人嗬護備至,出門都要帶著。 外人眼中桀驁不馴的小王爺麵對宿幼枝時眼眸璨璨,耳尖暈紅,青澀又純情。 宿幼枝想跟他攤牌,可轉眼便見著方纔還紅著臉的人麵無表情地在血地裡拭劍。 臨王府下人:“欺騙我們殿下的人都彆想活著走出這扇門。” “……” 小王爺脾氣不好,想到暴露身份後的下場,宿幼枝決定再苟一苟,尋到機會找好友計劃如何脫身。 好友:“得不到的纔是最好的,你要反其道行之,作他鬨他纏著他,他不喜歡什麼乾什麼,什麼做不到要做什麼,時時刻刻給他出難題,讓他煩躁讓他嫌,時間長了他自會厭棄你,還不放你自由?” ……有道理,可行! 宿幼枝一改冷淡姿態,化身粘人精。 盛延辭不喜的他都要做。 吃飯要一起,睡覺要一起,就是出行也寸步不離,攪得盛延辭分身乏術,連正事都不乾了。 他也成為了眾人眼中的紅顏禍水。 好友悠然等待好訊息,等來等去,等來宿幼枝的歇斯底裡:“盛延辭怎麼比我還纏人!這地方我是一天都待不下去了,快送我走!!!” 終於在一次出行時,宿幼枝捨命救了小王爺後成功死遁。 從此天高地闊,少年風流,去他的美人! - 後來恢複身份再回皇都,宿幼枝卻聽聞小王爺瘋了,因他放在心尖尖上疼寵的白月光身隕。 再見到盛延辭,對方已性情大變,不複以往張揚熱烈,滿眼陰翳,看向他的眼神卻逐漸不對。 ……
  • 神魔消亡前傳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2024-05-13
  • 【少年老成又有點狂的真神x由苦難催生卻滿載生命力的?】 在長儀看來: “她怎麼又來了?人間不過兩年,她已輪迴兩世,此人做過什麼窮凶極惡之事,命途如此多舛?” 忘川邊的冥界守衛不知,眼前輪迴多世活不過月餘的嬰孩是真神元一之女。 長儀輪迴第三世時才終於活長,擁有了人界名字——白木槿。 白木槿自記事起便日日做夢,夢到自己被長劍穿體而亡;夢到自己嗆水高燒,活活燒死。隻有夢到一個翩翩少年之時,纔會睡的安穩些。每次夢到他,他總是在用清冷的聲音哄懷中嬰孩:“長儀,我帶你出去。” 這得來不易的第三世仍舊不算美滿,父母早亡,她獨自逃離雪蓮莊,逃入京城,卻陷入一場政治陰謀,得知了父母真實身份,還要被迫嫁個瞎子!她寧死不從,不想這大她三歲的小瞎子,竟生的如此好看! 後來,她的小瞎子被黑心縣吏抓去治水,生死未卜。 在她翻越高山尋他的途中,看見了那道刺眼的神光。 「你是神,竟眼睜睜看著我如此痛苦,看著天下如此痛苦!」 「我自己的命,我要自己做主!」 在帝曜看來: 昔日好友自戕隕落,人界動盪自此而開始。他埋怨他,卻不怪他,一切的罪魁禍首隻是神界不該觸及的愛慾。神界第一禁令應運而生。 可他冇想過,人間曆劫後,強大的七情六慾就似人間蠱毒一般侵蝕他的神識。他是神界之首,隻待他五千歲後,便會成為神界第二位神之主。為了承擔起責任,他引神罰入雲清南天,在眾目睽睽之下被傷得動彈不得。 後來,他發覺白元一說的是對的。人界動盪皆因胥魂石而起,而唯一的破解之法需令三界顛覆…… 「木槿,你是這天地間血脈最特彆的存在,唯有你,能參破混沌界那時祖神與魔宗的全部秘密。」
  • 穿書女主辭職不乾了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2024-05-13
  • 寧歲寒是個畫漫畫的。 某個趕稿的深夜,她兩眼一黑,再次醒來,人已經穿進了一本狗血小說,成了文中悲慘的女主。 原著十分狗血,高開炸走,中途太監,創翻了無數追文的讀者。抓她來的東西自稱回溯鏡,並言明她的任務就是努力走劇情,為故事創造一個圓滿的結局。 寧歲寒:好傢夥,新概念打工人是吧?:D 寧歲寒一穿便穿到了劇情走向炸裂的開始。 原主為了蒼生,孤身前往魔界挑了魔族的老巢。勝利歸來,原本想象中的歡呼擁簇並未發生,反倒是引來了天帝和眾生的忌憚。 想到原主在之後劇情中所遭受的各種虐身又虐心的play,她果斷轉身投奔魔界。 笑死,不走還等著被劇情虐嘛? 魔界是個神奇的地方。雖然叫做魔界,但其實本地人已經不多了,十個裡七個都是其他三界不被接納的人妖仙。資源匱乏,人口凋零,實在看不出有什麼威脅。 可偏偏就是這麼個地方,竟是整個三界的心頭大患。 寧歲寒來的第一年,魔界眾人戰戰兢兢。 寧歲寒來的第三年,魔界一片其樂融融。 寧歲寒來的第五年,整個魔界開始發瘋。 寧歲寒來的第十年,魔界儼然成了三界真正的心頭大患。 廿起一直覺得這個世間很無趣,這個魔尊當的也很無聊,因此在那個小仙首來捅他老巢時,他連反抗都冇反抗,直接開擺。 誰知,人來的快,走的也快。廿起頓覺無聊,果然這世間還是冇什麼事能令他生趣。 就在他百無聊賴的數著頭髮絲度日時,那個手持玉扇的小仙首竟然又來了。 不同於上次的意氣風發,這次來人小心翼翼,一張嘴就引起了他的注意。 “請問,咱們這還招人嗎?”麵容俊秀的小仙首道。 “我很能乾的!技能超多,入股不虧啊魔尊大人。”小仙首又道。 哦?不虧?怎麼個不虧法,讓我康康。 #魔尊今天也很戀愛腦# 表麵冷淡實則“他超愛”的純情戀愛腦喪係魔尊×白切黑的仙風道骨沙雕直球事業批大美人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•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