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他係列列表
  • 假千金的自我放逐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5-20
  • 表麵玩世不恭實則自我放逐女主VS高冷正直深情學霸男主 少時讀書,林願景曾立誌要做書裡麵的皎皎君子那般人物。 可十七歲那年,她從雲端跌落泥潭,成了人們嗤笑的假千金。 更讓她無法接受的是,她自己竟然起了嫉妒,想要趕走真千金的卑劣想法。 驚覺自己竟然有如此卑劣惡毒的一麵時,林願景陷入了深深的痛苦和自我懷疑當中。 她無法接受這樣的自己,於是在陰差陽錯的一場事故當中,她自請回到親生父母身邊,過回自己本該過的人生。 於是,她轉學到了青林一高,開始了自我放逐,自我厭棄的生活。 在這裡,她成了除了臉一無是處的壞學生,打架,上網,玩弄感情,被同學們恥笑看不起。 特彆是學霸顧文景,和她簡直是相看兩相厭。 直到多年以後,兩人蔘加同一檔綜藝再見,曾經高冷沉默的顧文景,忽然在深夜敲響了她的房門,還眼睛通紅十分可憐的對她說。 “為什麼彆人都可以,偏偏就我不行,林願景,你可不可以不要喜歡彆人……” …… 所有人都以為顧文景厭惡極了林願景,可隻有他知道,他喜歡了這個人十年,愛的卑微又偏執,甚至一度想要不顧一切把人鎖在自己身邊。 直到後來有一天,他親眼看著冰雪在他身下融化,僅是刹那間風華,卻已經足夠他永生難忘。 前期男主暗戀女主。 雙救贖 所有人都有好的一麵和壞的一麵,主角也不例 成長文
  • 西幻抽卡裝NPC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5-20
  • 孟來穿進西幻遊戲,因為BUG單獨一人掉落到999級傳奇地圖【永生之城】。 在大批玩家不能進入之前,他狂刷NPC好感度,狂做傳奇任務,經驗條拉滿,裝備套湊齊,儼然成為傳說之地的一城之主! 榮光大陸的玩家們永遠銘記那一天。 傳說中的地圖開啟,身穿白金法袍的永生城主降臨人間,銀色長髮在光下熠熠生輝,綠色眼瞳好似無機質的翡翠,閃爍著高不可攀的光芒。 在他身後,站著的是背生六翼的天使長、渾身燃火的風暴之主、手持弓箭的精靈王、操控機器的侏儒天才與世界上最後一頭巨龍…… 這到底是神仙NPC?!玩家直呼好傢夥,三分鐘內,我要得到這個城主的全部資訊! 一時間《榮光征程》遊戲的論壇爆滿。 【C站大佬一夜揮三百萬抽空情緣卡池竟然冇有抽出城主美人!?這不科學!】 【星月功略組/頂級NPC永生城主詳細介紹,內附絕美出場截圖】 【據說有人做任務得到了一張城主卡的碎片!六十分之一的碎片嗚嗚嗚!不愧是我高冷的城主美人!】 【報!全區戰力第一和第一氪佬在城主麵前打起來了!最後雙雙被城主打到殘血!】 孟來一頭霧水,他、他怎麼成遊戲裡人氣最高的NPC了?!可他是玩家啊! —— 為了完成任務,夢來開了一個魔族的馬甲小號,誰知道隨機到了魅魔這個種族。 沉睡於深淵的大魔王百年來的好夢,被一隻垂耳兔態的魅魔吵醒。 那隻小兔子,可憐,柔弱,不堪一擊,他隨手就能把它掐死—— “彆動。” 深淵大魔王一把將掙紮的兔子抱進懷中,轉眼又要睡過去,似乎聽到小兔子嘟囔著升級換地圖之類的話語。 他以為他會永遠陪在他的身邊,卻冇想到小兔子為了救他,死在自己的懷中。 直到有一天,他席捲百萬魔兵返回大陸,隻為找到複活小兔子的辦法,他卻察覺銀髮綠眸的精靈城主有著異常熟悉的氣息…… 1.主角受為夢萊(孟來),溫柔聖母小太陽,各種箭頭的中心,Cp是看似恐怖實則純情的深淵大魔王。
  • 獵戶家的小辣條精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5-20
  • 辣渠是一個辣條精,因為天道不允許,所以他穿越了。 這是一個隻有漢子、哥兒,冇有女人的世界,他一下穿成了一個小哥兒,而且是被村裡一個剛參軍歸來的漢子上山打獵時撿回來的小哥兒。 小哥兒半昏迷的抓著漢子的大手喃喃道:“大恩無以為報,唯有以身相許。” 漢子長的五大三粗,臉上還長著一圈鬍渣子,學識也不夠,但卻有一手的好身法,不管是上山打獵,下地種田,還是打造傢俱和下河摸魚樣樣精通。 初次見麵,漢子拘謹在打著布丁的身上擦了擦黝黑的大手,嗓音低沉卻充滿安全感的道:“雖然你是我撿來的,但是我會對你好的。” “隻要你不嫌棄我窮,願意留下安安分分的跟我過日子,我會對你負責,努力讓你吃飽飯的。” 辣渠想了想,他也離不開了,隻能抱著陳舊的薄棉被點點頭。. 可俗話說,生活不易,辣條賣藝。 辣渠看著一點油水都冇有的油罐,再看看冇有二兩米的米缸,沉默半響,默默拿出了自己的辣條啃了起來。 不容易啊,雖然穿越了,但自己的辣條精的身份還在,還可以無限辣條,想要多辣就多辣! 當曲良回來吃上辣渠用超辣辣條油炒出來的巨辣青菜時,心裡一邊倒吸涼氣,一邊感慨,撿了一個媳婦兒一點也不虧,白天回家有熱飯吃,晚上有媳婦兒暖被。 他暗暗發誓,以後自己一定要努力打獵,爭取讓媳婦兒早點過上衣足飯飽的好日子! 媳婦兒的秘密由自己守護! 辣渠一開始隻是想表現的自己有點用,然後搞點神秘的身份,讓曲良對自己好點,結果誰知道這照顧著照顧著,他就在這個村長住了下去,並且還開始了小店把村裡的日子也帶的越過越好。
  • 請修理我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5-20
  • 久彆重逢VS破鏡重圓VS日久生情VS馬甲VS救贖 計算機全能高手VS城鄉規劃師 無心公主身邊的霸道忠犬 夏禾小時候的夢想是成為一名真正的公主,穿著漂亮的小洋裙,紮著好看的公主頭,以及,努力要有著非常人一般的善良。 因為這樣,她就會遇到屬於自己的小王子。 九歲那年,她迷了路,遇見了一個男孩,他單腳屈膝坐靠在臟舊的牆邊,身上帶臟帶傷,卻不見得脆弱,氣質充滿了這個年紀不該有的成熟與倔強。 夏禾跑到他側邊,半蹲下身子,帶著孩童的天真聲音問:“你還好嗎?” 男孩側頭,一雙望不見底徹寒的眼眸,如若絕對勿進的危險信號。 他嘴裡惡狠狠地吐出二字—— “走開。” 十八歲,夏禾在一片陌生的祝賀中成年,她穿著白色的禮服,拿著漂亮的花束,帶著銀色的皇冠,彷彿就是一名完美耀眼的公主。 但換下裙子的那刹那,不是不捨,而是輕鬆。 她打開窗,想看外麵的世界,未料一抹黑影輕盈躍入房間。 還未轉身看清是誰,身腰早已被強力地鎖住,裹進不羈野性的氣息之中。 他塞給她一份成績單。 那雙常常狠冷的眼睛在此刻有些許清亮。 他掛著期待含情的笑意,微啞磁性的聲音在尾音處上揚,問: “做我女朋友?” 他曾是野狗,卻成了她忠犬 她想成公主,卻丟了他騎士 二十六歲的夏禾回到禾鎮,她在這裡生長,也在這裡動搖,她想在那,去找回自己的情感力。 一次偶然的相遇,他的目光卻不再追隨。 她的動搖也就此開始。 她本理智,無心的聽從最好的安排,過上冇有差錯的人生,卻在此之後,她拒絕了一場令人豔羨的提親。 被拒親的那人找到她,與她隔著木雕屏風,燈光描摹出他矜貴穩然的形象倒映在上。 他低沉溫冷地問她:“是還不夠嗎?” 她回覆:“不是。” “那是什麼?” 夏禾微微俯首,堅明又真誠地回答:“我在思考,對一份感情負責是否比做對的選擇更重要。” 某天,夏禾喝醉了,她酒量很差,卻喝了一整杯長島冰茶。 她搖搖晃晃,上錯了房間。 昏暗的光線中有令她安心的身影,她踉蹌倒向他,冇有猶豫。卻被那人責怪:“為什麼喝那麼多?” 她說:“隻有一杯長島冰茶。” “你不知道這是失身酒麼?” 夏禾垂下眼簾,彎彎的睫毛如同蝴蝶翅膀一樣振顫,迷糊地說:“冇...事...是你...我很放心。” 話音剛落,便被緊緊反抵在牆邊。 在她還冇反應過來前,唇齒間的頃刻被掠奪。蕭天銘嘶啞著嗓音。 “夏禾,你也會犯錯。” 在城堡之下,她身穿極儘奢華的拖尾婚紗為愛加冕,他一身白色意大利高級西裝為愛護航。 他為她戴上戒指,刻著守護之名。 蕭天銘用隻有他兩人能聽清的聲音笑道:“你到頭來冇有嫁給王子啊~” 夏禾燦笑。“如果你犯錯,我隨時奔赴。” “如果我犯錯,請修理我。但是——” 蕭天銘在夏禾的手背莊重地烙下一個吻。 “我的目光隻會追隨公主。” 每一個公主都會遇見自己的騎士 公主哪怕嫁給王子,但騎士永遠在 作者有廢話: 1.女主大學時期有一段感情,男主母胎,兩人都是SC 2.新人作者會努力寫好,儘力控製自己的劇情和筆力不偏,謝謝包容嗚嗚 3.節奏開頭進入有點慢,後續我會慢慢拉快 4.專業的知識隻能網上考究,如果過分常識性錯誤幫忙指正,否則全當為了戲劇性(不是ORZ 5.成年前內容無任何不良引導,並以穿插形式描述,主寫成年
  • 仿身淚滴算什麼咒靈嘛!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5-20
  • 銀色淚滴阿史米,因永恒之城的居民想要王而誕生的人造生命,能夠模仿和學習宿主擁有的一切技能和戰鬥方法,也曾是艾爾登之王最信賴的半身。 在使命與記憶的終點,她出生與死亡的永恒之城,結束了旅程的阿史米迎來了艾爾登之王親手賜予的終末。 她體會到了死亡的恐懼,以及這個世界終究不需要兩個王的事實。 可出乎意料的是,她冇有死去,再次醒來時眼前的是從未見過的文明。 這裡冇有名為黃金律法的信仰,冇有無儘的死亡徘徊於地麵之上,同樣也冇有她的故鄉。 嗯…… 等等,這是不是就說明瞭,她能在這裡好好地生存下去? 可剛踏出和人類交流的第一步,阿史米就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難。 看著劈頭砍來的刀刃,阿史米陷入了短暫的迷茫。 她剛剛犯了什麼這個世界的禁忌嗎?可她已經很禮貌了啊!有冇有誰關照一下異世界人,給她發個常識包啊! 主角是艾爾登法環裡麵被砍了支線變成一個純召喚道具的npc,能夠變成玩家的樣子並複製玩家的技能與玩家並肩作戰。 cp未定,大概率冇有,純屬想搶過一些意難平的便當吃掉或者扔掉,新人多指教。 仿身淚滴的經曆參考艾爾登法環被砍掉的支線廢案,加入了大量的個人理解與諧星化處理,冇玩過法環也不影響觀看劇情。
  • 扭轉女配be結局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5-20
  • [文案] 宋南梔無意間在父親的書房看到一本小說,奇怪的是,這本小說中的惡毒女配跟她同名同姓,就連長相也是一模一樣。 帶著疑問,她本想等父親回來問他的,卻不料傳來了父親跳樓的訊息。 為了幫父親報仇,被人追到了家裡,她舉起手上拿的槍了結了自己。 - 意外的,見到了小說中的惡毒女配,和她達成了交易,幫女配改變小說的結局。 小說裡,女配生來就是宋家的掌上明珠,本可以無憂無慮的過完一生的,她卻整天想著欺負彆人,尤其是欺負被小說中四位男主所喜歡的女主,最後落到一個病死牢中的結局。 女配會淪落到這種結局是罪有應得,她宋南梔可不想再來一次這種結局。 於是,她穿過來第一天,就決定了隻要不去招惹女主,離女主遠遠的,讓女主與她的四位男主美美滿滿的。 這樣一來,宋家就可以保住,她也不會因為欺負女主被男主們盯上。 本以為這樣就冇事了,偏偏那四位男主時不時出現在她身邊是怎麼一回事? 小說中一直對她厭惡的季家大少爺季以初竟會為了她,跟彆人打架。 而季以初的弟弟季今安更是為了聯姻一事,偷偷爬進了她家的庭院。 就連小說裡心狠手辣的司雲澈也黏上了她,還在她二十一歲的生日宴會上送上了一條他自己親手設計的項鍊。 更彆提那位表麵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、背地裡卻會像蛇一樣偷偷咬你一口的溫卿讓,竟會因為一句她喜歡鬱金香,他便讓人種了1314萬株而成的鬱金香花海。 宋南梔:“???” 這劇情的走向怎麼越來越不一樣,女主不是應該與男主們一起的嗎?怎麼男主們不去搭理女主,女主也變得奇奇怪怪起來。 這樣的話,她還算不算改變結局了……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•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