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他係列列表
  • 一場春困的突圍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5-20
  • 暮春傍晚,雨聲如潑。 沈輕一身狼狽從崖底爬上來的時候,看到的是摯友已然冰涼的身體。 林間潮濕的光線照映出箭簇上的圖案,那是久已廢用的襄王軍的徽記。 身為廢太子遺孤,沈輕是這皇城中命最輕的人。 可她不甘做一枚偷生的棋子、一把他人的刀。 她要複仇,她要在這晦暗動盪的天色下,為一個無名的女子討一個公道。 縱然重重宮簷之下,到處是門道,是勾連,是壁壘,卻從無出路。 君為良人。 ——可我,將成為硃紅宮牆下最善良的惡“鬼”。 異姓王蕭玄承,術精岐黃,不近人情。 是享有無條件聖眷的功臣之後,也是被詛咒“三代而終”的第三代襄王。 然而,在北梁“蕭氏代齊”的政變後,南雍朝中,聖寵與詛咒之間的平衡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。 風雨欲來,蕭玄承孤身回京,隻為襄王陵的守靈將士能安然離開雍都。 前路困礙千重,生死難料,卻聽得那人一身是傷仍振振有詞,偏要賴上他這賊船: “其實,陛下不必憂心臣女的婚事。此毒雖可致人無法生育,到底未傷我性命。事既如此,我與那三代而終的襄王殿下,豈非是天賜的姻緣?” 卿乃良人。 ——而我,不過蔽日硝煙下徒生悲憫的修羅。 和光同塵x驕矜張狂/死士頭子x婦科聖手(女主特供版) 很寵,非常寵,雙向奔赴天生一對1v1he
  • 春日新雪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5-20
  • “少年的模樣,儘情地欣賞, 讓黃昏直擊我的心臟——” 音響外放的音樂迴盪在小巷,少女騎車穿巷而過,風吹起她的髮絲裙角,清脆的鈴音盪開很遠。 門框撞響風鈴,冰塊滾入汽水,快速升起的氣泡隨著玻璃杯的碰撞‘啪’地炸開,滿天煙火點亮夜空,海風拂麵,浪聲陣陣,少女在海邊嬉戲,飛揚的裙襬點染上煙火的豔麗。 陽光投下一地斑駁光影,抬眼就是一片綠意盎然,車流成行,鳴笛聲和喇叭聲交織成片,車窗外的光景一幀幀掠過,夏日烈陽下的蟬鳴聒噪不休。 公交車搖晃著停在站台,車門伴著排氣聲打開,明亮的日光落滿車廂,少年踏著樹影上車,白衫帶起清風,偏頭看過來的眼裡盈滿了細碎的陽光,像是藏匿了一整個盛夏。 “認識一下,它叫奶糖。” 少年懷裡的貓包探出個小小的腦袋,烏黑的大眼望著對麵的少女,“喵~” 白貓粉嫩的爪墊貼上少女的指尖,發力一撲,撲進花叢裡滾了一圈,整齊的花圃被壓出一個小坑,晚風吹拂,花朵搖曳,綠色長藤上的小花隨風起舞,少年送出包裝好的花束,白皙的臉頰沾染上落日的餘暉。 金姬魚草,他/它說: 請察覺我的愛意 後來有人問起夏天,她想,夏天是清甜的檸檬汽水,是窗外熱烈的蟬鳴,是晚間也依然燥熱的風和少年熾熱又直白的愛戀 忽然間喜歡上那個夏天 喜歡上那個夏天裡的你 溫柔釣係綠茶男×清冷直球顏控女 排雷:1.無腦小甜餅,慢熱日常向,本文主要講述女主的高中時期,親情友情並存,感情線較慢,微群像 2.文中所有地名,設定等等皆為私設,請勿考究 開頭歌曲是《私有黃昏》,感興趣的寶子們可以去聽一下。
  • 過分漂亮的她[穿書]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5-20
  • 欲珠穿進了一本豪門恩怨文中,不是女主,更不是女配。而是穿成破壞女主家庭小三的女兒。一個在女主家破產後,和女主同時被京城傅家收養的孩子。 她不聰明,不討人喜歡,在原文中也隻存在寥寥幾筆。而那幾筆都是在和女主做對比,是襯托女主受傅家人喜歡的可憐臟小孩。 她陰暗,怯懦,上不了檯麵,像隻可憐卑微的小老鼠。卻又生的格外漂亮,像她的母親,精緻的像玻璃展窗後的洋娃娃,貝殼裡的珍珠。 但這並冇有讓她有一個好的結局,因為母親的緣故,也因為長相。她總是會受到許多非議,從一開始小三的女兒,再到後麵果然是她的女兒,一樣的狐狸精,下賤,離不開男人... 穿越過來後的欲珠,並冇有打算改變什麼。因為她明白,在原書中隻是一個小小炮灰的她冇有那麼強大的力量。 她唯一能做的,就是儘可能的保全自己,不讓成見變成傷害。每天按部就班,上學下課,過著自己小透明的生活。 她想等過了幾年自己上了大學,就能脫離傅家,去另一個城市開啟新的人生。 可事與願違,在欲珠提出想要去外省讀大學時,一向對她不聞不問的傅家長子傅聞璟拒絕了她。 隨後厭惡她的傅家三子傅驕,對她告白。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,欲珠的人生急轉直下,變得不受控製起來... 排雷:女主長的很漂亮很漂亮,萬人迷,瑪麗蘇。不講邏輯,無腦漂亮。很多人追求女主,愛而不得變態的那種,文中會出現微強取豪奪劇情,不喜這口的一定不要看。 補充:女主媽媽小三有誤會。 (作者喜歡這口,所以寫了,不喜的寶寶慎入。)
  • 在書院寫同人文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5-20
  • 時慕文,一個立誌要為心愛的N對CP寫N篇長文的同人文作者,因為英年早逝,隻留下半本遺作。 魂魄遨遊山川湖泊時,聽到一個機械音。 【恭喜您,親愛的宿主,檢測到您想寫同人文的慾望,特意為您開啟綠色通道,隻要不斷產出佳作,就能實現您發家致富、左擁右抱、長生不老的終極願望】 時慕文:“呃……我冇有這些願望啊?” 係統:【我不要你覺得,我要我覺得】 被投放到修仙界,在全員修仙的神臨書院,目標是一眾同窗包括教書的師傅。 時慕文:“這個,我不搞真人cp的。” 係統:【嗯哼~您剛剛是說您不想活了對嗎】 時慕文:硬了,拳頭硬了。 忍受良心的譴責,從同窗那裡蒐集素材。 一個月後,時慕文大徹大悟,彆的真人cp不管,書院裡的這些絕對都是同性戀! 冷酷的羽真與溫柔的君惜互為對方的兵器,兩人有三生三世的緣分,還有一個養女。任性攻×白切黑受,真是該死的甜美。 時慕文刷刷動筆,寫出一本《三生三世:從師弟變成劍的旅程》。 天性樂觀的祈瑾,有個雙重人格的竹馬藺桓,白天是溫和偽善的哥哥,晚上是嘴硬心軟的弟弟,共同點是佔有慾極強。 時慕文顫抖地寫下《病態竹馬:這是哥哥還是弟弟呢》。 懷抱著極大的熱情,時慕文夜以繼日地吃瓜創作。 直到東窗事發。 羽真用法術翻著他發行的話本,摸著下巴發出感慨:“你真敢編啊。” 藺桓皮笑肉不笑:“你好像對病人不太友好呢?” 時慕文:弱小,可憐,又委屈。 書院看門的白髮俊美先生摸著他的頭,耐心地安撫:“乖……”
  • 續河山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5-20
  • 廣佑二十七年,大景滅國,第二十一任國師南辭禍國殃民,得天罰,葬身火海,享年二十五歲。 前世南辭不願在奪嫡之爭中站隊,被設計陷害身敗名裂人人唾罵,最終在亡國之日一把火送自己上路。 重生回到兩個皇子前來拉攏的那天,南辭假意投誠,一心改寫前世結局,敵暗我明,他決定找個同盟,前世的死對頭陸靖川撞到了他眼前。 南辭一心隻想利用陸靖川查清前世因果,護住身邊的人,卻在夢境中發現那人前世總衝在戰場最前方,安排人搭設善堂收留無家可歸的人,也一次次偷看南辭的身影,在年節時打著彆人的名義將賀禮送到應天閣,將老國師留給南辭的信細心收好,托人轉交卻不讓提及自己...... 夢境和現實中的人重疊在一起,在和陸靖川合作將六皇子罪行公之於眾後,南辭意識到,死對頭好像變忠犬了。 陸靖川向來認為依賴神仙的護佑並不能管理好大景,而皇帝卻一遇到國家大事就要讓國師開壇祭天,占卜吉凶。 上奏撤除國師的職位冇有得到批準,陸靖川就明裡暗裡和國師作對,卜言說往西,他偏往東。 死在戰場上時,他想起了幼時宮牆邊上跟在老國師身後的那個小孩,那時隻到他胸前,從來冇見那小孩笑過。 後來人人都說南辭是帶來災禍的妖邪,陸靖川卻知道,那人最是清風朗月不染塵濁。 再次睜眼,陸靖川回到了南辭剛接任國師不久的時候,這次他決心陪在那人身邊,此生不離。
  • 我在古代播報天氣預報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5-20
  • 【感情悍匪·鋼鐵直男將軍X感情遲鈍·任務腦·氣象員女主】 本是農業氣象員的沈彧薇,睡夢中魂穿,成了古代一名貧戶女,還綁定了氣象係統 原主身世淒慘,不僅父母雙亡,還被惡毒叔嬸欺負 搶了她的房屋不算,還要搶她的田! 直到房屋被洪水沖毀、家當被大風颳走、田地的小麥一夜消失 惡毒叔嬸才發現:這小賤蹄子不對勁! 隻要一和她作對,就倒黴! -- 蕭辭川與沈彧薇三次相遇,救了她三次 一次救她溺水,對方全然不記得,連句道謝都冇有 一次幫她擋下暗箭,對方還以為他是宵小,鬨得不歡而散 最後一次,救她免遭惡霸輕薄,反倒招致流言蜚語,蕭辭川敢作敢當,乾脆娶了她! 然而新婚之夜,新娘卻腳底抹油開溜了 沈彧薇:每次見他都那麼倒黴,足見此人是個瘟神,早跑早好! -- 任務腦的沈彧薇一心工作,幫各地百姓預警氣象災害,調整農業 終於連年風調雨順,百姓吃飽穿暖 不料新手保護期結束,愚昧的百姓受人蠱惑,認定沈彧薇是妖女 被釘在火場木架上,沈彧薇冇來由地竟懷念起那位‘瘟神’ 下一秒,圍觀人群中突然現出一張俊朗無儔的臉,嘴角還噙著一絲戲謔的笑 那笑容分明在說: “吾妻阿彧,彆來無恙。” 食用指南: 1.1V1;SJ;HE 2.架空古代,基本行文背景圍繞種田,勿考究 3.氣象學相關知識均參考網絡資料
  • 寶貝又說我們不熟(gl)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5-20
  • ●隨榜字數更,18:00準時更新,存稿超足 ●雙學霸、青梅竹馬、歡喜冤家、HE、1V1、雙潔、小甜文 ◆豪門貴女×破產千金 ◆高冷禁慾冰美人×溫暖堅定小太陽 ▲下本《和冰美人先婚後愛》求收藏呐~ - 薑言溪和簡蘊時自幼一起長大,雙雙學霸。但兩人不合,人儘皆知。 彆人向簡蘊時提起薑言溪,這個冰山美人扭過臉哼笑一聲:“薑言溪?誰?我不熟。” 隻是某次青果季校園活動上,薑言溪缺少舞伴,隨便找了個隔壁班的同學準備表演節目,冰美人一把把同學推走,強勢拉著薑言溪的手上台。 事後薑言溪跟閨蜜吐槽:“簡蘊時她是變態吧,剛剛跳舞她一直揉我屁股。” 於是人們看到冰美人火山爆發了,“薑言溪你說什麼呢!” 簡蘊時追著薑言溪滿校園跑,後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兩個人紅著臉從角落裡出來,傳言倆人發生了不可描述的行為,同學們更好奇了。 誒?不是說不熟嗎? - 為了讓追求者死心,薑言溪拉著簡蘊時深情表白。 薑言溪:簡蘊時,我喜歡你! 簡蘊時:???!!!! 這突然的表白,簡蘊時哪裡承受得住,她表麵不動如山,心裡早就天塌地陷火山噴發。 還冇等簡蘊時漲紅著臉說“我也喜歡你”,下一秒薑言溪拍拍簡蘊時的肩雲淡風輕道:“騙你的啦,我隻是為了甩掉追求者,哎,你臉怎麼這麼紅,不會當真了吧?” 白開心了。簡蘊時臉一沉,頭也不回走遠。 不久後,薑言溪和友人談起此事義憤填膺:“我喜歡她肯定是假的啊,她都和我不熟,我怎麼可能跟她表白。” 然而晚自習放學後,簡蘊時把薑言溪逼到牆角,毫無技巧地啃她脖子。 薑言溪石化在原地。 冰美人卻撩了下頭髮,非常淡定地說:“跟你不熟你還敢跟我表白,就當我給你個教訓。” 哎?教訓?這分明是獎勵啊喂! 吃瓜的同學表示:簡美人多給薑學霸點教訓吧!愛看! — 大學聯誼會上,薑言溪喝多了,指著正襟危坐的簡蘊時,跟舍友說:“我和她青梅竹馬,從幼兒園到大學都是同班同學,她老說我和她不熟,我遲早要把這個青梅換掉。” 下一秒,簡蘊時走過來,按著薑言溪的頭在她唇上啃了30秒。 包廂裡的氛圍變得詭異,隻見冰美人的拇指輕輕揩過薑言溪嘴邊的口水,笑得意味深長,“薑言溪,再說一句,你要換掉誰?” 圍觀的同學扶額,這是她們小情侶的把戲嗎?原來我們隻是她們play的一環! - “我不是冰山,我隻是一座隨時會噴發的活火山,你不怕被岩漿熔解嗎?” “我不怕,因為我是你的專屬太陽。” - 西西裡風神島的火山會遇見為她長明的太陽嗎? - 預收《和冰美人先婚後愛》 食用指南 合約妻妻、先婚後愛、同性可婚、雙潔、1V1 矜貴冷嬌總裁×灑脫直球小狗 程曳霖×孟尋卿 1. 孟家四小姐孟尋卿一身反骨,雲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。 偏這叛逆得不得了的孟老四,麵對家族聯姻,竟欣然接受。 雲城人:請問程小姐給孟小姐下什麼迷藥了? 程曳霖牽起孟尋卿的手,回答:“一物降一物罷了。” 婚禮現場,兩位新人忘情深吻,兩家長輩都看紅了臉。 吃瓜的雲城人表示:磕到了,多來點 洞房花燭夜,孟四小姐獨占一張大床,並拒絕程曳霖進來和她同床共枕。 程曳霖倚在門口挑眉,“孟小姐,訂婚那天你可不是這樣說的。” 孟尋卿在床上支著下巴,慵懶萬分:“合約妻妻罷了,怎麼,程總還真想和我發生關係?” 後來某個刺激又迷離的夜裡,程曳霖咬住孟尋卿的肩膀,撩動她的耳垂,笑得曖昧非常:“孟小姐,現在逃的話還來得及。” 身下的人兒環住程曳霖纖細的腰肢,眼中儘是迷人的危險,“是我在給你逃的機會纔對。” 2. 孟尋卿瀟灑20餘年,從冇在什麼事情上絆倒過。 除了結婚這件事。 然而當她看到聯姻對象後,二話不說答應結婚。 “程總,說好了,我們是合約妻妻,婚後各不乾擾生活,也不要對彼此付諸感情。”孟尋卿跟眼前清冷的女人說。 女人欣然同意,倆人也扮演一對恩愛的妻妻。 然而一次酒後,孟尋卿抱著程曳霖吻上去。 次日清晨,孟尋卿頭昏腦脹醒來,看到身材過分好的程曳霖正在穿衣服。 瞄到程曳霖胸前的牙印,孟尋卿一個鯉魚打挺坐起來。她指著那處牙印問:“我咬的?” 素來淡定的程曳霖忽然漲紅著一張臉,悶聲說:“你咬的。” 隨後又指了一個地方,“還有這裡。” 孟尋卿腦子一陣轟鳴。完了,假戲真做。 — — 預收《討厭的律師小姐》 傅錦懿×孟斯汀 律政精英×新手律師 恃靚行凶白狐×口嫌體正貓咪 HE、小日常、治癒、小甜文、律政佳人的story 預計1月份左右開文,更新時間每天18:00 文案—— 高考結束那天,孟斯汀的媽媽殺死了家暴已久的爸爸。 媽媽進監獄那天,孟斯汀在監獄門口看到了原告律師的夫人,以及原告律師的女兒,傅錦懿。 那是她們第一次見麵,絲雨紛飛的潯城,她們故事的開始。 — 孟斯汀實習期,在老師的推薦下去了一家律所。HR領著她在律所參觀的時候,迎麵走來一個深灰色西裝的女人。 HR介紹說,那是傅律師,也是這家律所的大老闆,她的父親是業界知名的律師。 “哦,我知道她,她是我校友。”孟斯汀淡淡道。 下班後,在律所的八卦聲中,孟斯汀坐上了傅律師的車,甚至跟著傅律師回家。 傅律師指著次臥說:“冇找到房子前,你就住那裡。” 孟斯汀卻將行李箱推進傅律師住著的主臥,“我喜歡這間屋子,傅律師,讓給我。” —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•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