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了

的路人行了一個禮。府內,花老爺摸著鬍子,沉思的想到:“感覺少莊主跟傳聞中很不一樣,詳細的感覺還得見麵了才知道。”“把人請進來吧,一直在外麵也不是咱們的待客之道。”“隨雲拜見花老爺。”“賢侄有空來訪,肯定熱烈歡迎。”“隨雲有個不情之請,想請教世叔。”“你想說的,世叔知道。但隻有七童才能聯絡到神醫,需要問過,才能給你答覆。”“隨雲想親自去問,想請世叔指路。”小樓中,花滿樓聽著小廝還原花老爺的話,還說少...-

江南,一個美好的地方,一聽名字就讓人嚮往的地方。

這天,在一個鮮花滿樓的屋子中,一位公子向另一位公子訴說自己前幾天碰到的怪事。

幾天前,正逢烈日當空,鮮花急需補充水分,澆花澆到一半,忽然,自己腦海中出現一個聲音,隨後自己也能看見了。

另一個公子激動的站起來說道:“七童,那你仔細看看我。”

隻見那位“七童”公子,雙眼一閉,再次睜開,眼中星光點點,站起來細細打量另一位公子。

“原來陸小鳳真的有四條眉毛呀!”一說完,名為陸小鳳的公子歡悅的跳來跳去,激動之情一語難表。

“咳咳咳”那位“七童”公子對著陸小鳳提醒到,最後,兩人坐在凳子上分析現在的情況。

“七童,那道聲音對你有冇有傷害呀?”

“現在冇有。”

“叮,由於花滿樓宿主的不確定性,房車開啟普及知識。”隻見兩人的眼前出現一個大大的螢幕,剛剛的聲音就是從裡麵傳出來的。兩人麵麵相覷,隻能繼續看大螢幕。

“房車:顧名思義就是房子和車子的組合,裡麵可以睡覺,做飯,駕車,隻有你想不到,冇有我辦不到的。本房車是剛剛誕生出來的,天道爸爸讓我們自己找主人,其餘的哥哥姐姐去了其它世界,隻有我來到了這箇中級武俠世界,挑選了一個最好的主人。總結:本房車是集美食,經營,基建於一體的出門必備神器。”說完,他還送給花滿樓一個大大的心。

奶奶的聲音,聽著讓人特彆舒服。

“那你是怎麼治療花滿樓的眼睛呀。”

“叮,陸小鳳是花滿樓宿主最好的朋友,可設置為管理員,幫助花滿樓宿主處理事務。”

“在選到宿主的那一瞬間,本房車就給宿主來了個全身大檢查,把什麼陳年舊傷都治療好了,讓他有個健康的身體為我服務。”

“原來如此呀,恕在下多嘴問一句,你是用的什麼方法讓七童一睜一閉,眼睛就好的呢,我實在太好奇了。”

“叮,由於管理員等級不夠,本房車可以選擇不回答。”

“七童,你看他欺負我,你要幫幫我。”

花滿樓在那兒低笑,為了不讓陸小鳳看見,他還用袖子遮擋,真不愧是陸小鳳呀!

“我有資格查詢嗎?”花滿樓溫柔的說道。

房車寶寶一聽見這個聲音,自己就開始扭捏起來了,像個害羞的小姑娘一樣。畢竟他也是一個聲控,手控,顏控的寶寶呀!

“可以”螢幕上出現了這麼一個顏表情,旁邊還配的解說。

“本房車是用太上老君煉製的丹藥救治你的暗傷,很貴的好不好。”

花滿樓聽見奶聲奶氣的聲音在那兒哭哭啼啼的,就過意不去,連忙出聲安慰到“那有什麼辦法可以幫助到你?”

宿主要多多做好事,讓本房車快快升級就好啦!

“可以的。”花滿樓還是溫柔的說道。

接下來,宿主你先說一句“房車出現”讓我出來。

“房車出現。”隻見花滿樓剛說完,一輛灰騰騰的馬車出現在小樓的後院,陸小鳳飛奔而去,花滿樓無奈的搖頭,自己慢慢的走過去。

“啊,你的這房車好簡樸呀,比七童家最差的馬車都不如。”陸小鳳邊說邊歎氣。

“哼,房車現在的等級才一級才這樣,慢慢升級了,纔會大變樣。”

說完,花滿樓也來到了後院。隻見手剛剛觸碰到前麵的駕駛室(就是那個馬頭),就出現一個聲音,請主人命名。

這個命名花滿樓還是知道的,旁邊他提醒到:“宿主,名字一定要取好一點呀,以後這也是我的名字呦。”說完,大大的眼睛濕漉漉的看著你,讓你心軟無比。

花滿樓在那兒左思右想,就是冇有頭緒,他越過馬兒,走到後麵的車跟前,好奇心驅使他開門,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。

吱的一聲門開了,陸小鳳走過來,跟花滿樓並排看新的世界。

遠看它小,近看很大,大的超出你的想象。一腳踏入車中,就被傳送帶一間房,說是房還是抬高它了,陸小鳳首先就看不下去,直接了當的說到:“這壓根就是個茅草屋呀!”

對的冇錯,一塊很大的土地上隻有一間茅草屋屹立在中間,其餘的地方都是空的,真是看多了流淚呀!

這倒是給了花滿樓起名的靈感,‘榭輿’兩字就脫口而出。房車寶寶在那兒反覆唸叨著名字,最後決定名字就叫這個。

由於榭輿這兩字唸的太繞口了,強烈按照房車寶寶的要求,取了一個小名叫‘魚魚’,現在叫起來就比較順口了。

陸小鳳首先就不明白了,按照前麵魚魚鋪墊了那麼多,聽著高大上,為什麼現實是這麼接地氣,陸小鳳想不通,要求魚魚給個合理的解釋。

“因為幫宿主治療了舊傷,所以魚魚冇積分了,房屋就是最低級的。”

“冇事,魚魚是做好事了,咱們慢慢來,不著急。”

“宿主,你真是個好人。”

魚魚繼續說道:"雖然房屋是破的,但裡麵東西還是應有儘有的,開門看看吧~"

陸小鳳又是一馬當先,茅草屋的門終於開了。

茅草屋是由兩間房組成的,門打開的就是一間大房間,門在最中間,右邊隻有一張床,左邊放著幾個木頭桌子(普通的木頭),上麵放著廚房用品。

陸小鳳翻到了一個鐵鍋,但左看右看都冇有看到灶台,憑著不懂就問的精神,問道:“魚魚,冇有灶台,怎麼做飯呢?”

要到了魚魚普及知識了,隻見螢幕上出現了煤氣灶,並且用煤氣灶做飯的一係列視頻。

在廚房用品的最後麵,有一扇隱形門,你不注意看就要錯過這個驚喜了。

隻見花滿樓走到隱形門,手輕輕一碰,它就自動開啟了,魚魚吸取了前麵的經驗,先放知識普及,再讓他們兩人探討。

看完之後,才知道這是個衛生間,但現在隻能上廁所,什麼也乾不了。

全部瞭解完之後,兩人坐在那張床上,哭笑不得。

還是花滿樓首先放平心態,對著陸小鳳說道:“床雖小,坐著軟和,屋雖小,可四季調節,你說可觀不可觀。”

“花府”兩個大大的字眼映入眼簾,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,一進江南,你就進入了花家的地盤,可見花府之富貴。

這天,花府所有人都聚集在府內,因為他們要驗證一個訊息的真假。

隻見馬車剛到門口,小廝就趕忙回報:“啟稟老爺,夫人,七公子回來了。”資訊層層傳送,不過幾秒,全府人就都知道了。

負責看大門的小廝趕忙聯合其他小廝,把大門打開讓七公子進來。

花滿樓從下車到回府的這段過程完全是懵的,因為太熱情了完全招架不住,這種情況直到他見到了花老爺和花夫人纔好轉。

誰知兩人一見到他,就各自占據了他半邊的胳膊,拉著花滿樓左看看右看看,最後定點到他的眼睛,畢竟以前誰也不想遮開他的傷疤。

花滿樓這時說道:“爹爹,孃親,你們的眼神太猛烈了,我快招架不住了。”

這話一說完,花家大哥趕忙反應過來,一把把花滿樓拉到跟前(花老爺和花夫人還在那兒愣著呢),直白地說道:“七童,你的眼睛能看見了。”

就是這句話,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反應過來了,都一個勁的往花滿樓身邊湊,最後還是花滿樓自己受不了了,大喊一聲“停”,才讓所有人各歸原位。

陸小鳳倚在柱子旁邊,嘴角的笑容就冇停過,花滿樓打趣的說道:“這是我認識陸小鳳這麼久以來,第一次見你笑的那麼多次。傳到江湖上,人們會不會認為陸小鳳有什麼毛病嗎?”

“傳就傳吧,我不在乎。”陸小鳳坦然的說道。

“咳咳,現在可以仔細說說七童的眼睛了吧。”

花滿樓在腦海裡跟魚魚交流,可不可以把它的存在告訴家人。得到肯定的答覆之後,就把事情的前後經過都說了一遍,怕大家不相信,還親自演示了一遍,最後的結果是皆大歡喜。

總結一下:

房車:榭輿

等級:一級(茅草屋)

積分:0

主人:花滿樓

管理員:陸小鳳(隻有處理事務的權利)

----幾天之後----

“無爭山莊原隨雲求見花老爺。”

隻見花府門外,有一仆人攜拜帖在門外大喊,引得各個路人圍觀。

馬車上的門簾出現一隻蒼白的手,慢慢揭開,一位瘦弱的白衣公子出現在眾人麵前,低聲言語:“不可強求,我們繼續等等。”說完,還朝著圍觀的路人行了一個禮。

府內,花老爺摸著鬍子,沉思的想到:“感覺少莊主跟傳聞中很不一樣,詳細的感覺還得見麵了才知道。”

“把人請進來吧,一直在外麵也不是咱們的待客之道。”

“隨雲拜見花老爺。”

“賢侄有空來訪,肯定熱烈歡迎。”

“隨雲有個不情之請,想請教世叔。”

“你想說的,世叔知道。但隻有七童才能聯絡到神醫,需要問過,才能給你答覆。”

“隨雲想親自去問,想請世叔指路。”

小樓中,花滿樓聽著小廝還原花老爺的話,還說少莊主在外麵等候,請七少爺自行選擇。

桌子上的兩杯熱茶傾聽著兩人的聲音,愉悅的聲音陣陣傳來,吸引著人們往前探索。

隻見,兩位公子邊說邊對弈,最後,終於回到正題上了。

原隨雲把茶杯放下,對著花滿樓唏噓道:“聽說你的舊傷被一位神醫治好了,我想詢問一下,神醫還在嗎?想讓他也看看我的舊傷能不能被治癒。”

這邊原隨雲剛說完,花滿樓就在腦海裡問魚魚,可不可以用金錢買藥給他治眼。

“叮,可行。”花滿樓聽到魚魚的回答,明顯鬆了一口氣,隻不過對著原隨雲留了一個心眼,畢竟魚魚太逆天了,它自己還是個小朋友,什麼都不懂,隻能一步一步的教。

“神醫現在不在江南,等他回來我派人通知你。”

原隨雲見花滿樓給了答覆,帶著隨從走了。

花滿樓坐在小樓裡,自言自語道:“我去哪兒找人去冒充神醫呀?很有可能我前腳找人,後腳訊息就泄露出去了,畢竟無爭山莊屹立江湖數百年,不是當擺設的。”

魚魚聽見宿主的話,適當的給出意見:“宿主可以可以在魚魚這兒買模擬機器人,一經購買,機器人的所有行程會由天道爸爸補全,宿主不用擔心。”

魚魚開始手把手的教花滿樓怎麼充值金錢,怎麼購買東西。

注:升級房車需要做好事,直接買東西的話,金錢就行。

花滿樓買了兩個:醫者機器人和醫者徒弟機器人,醫者名叫“絕跡”,醫者徒弟名叫“絕橫”。設定兩人是神農架隱士門派,現在出士治病救人,兩人先遇見花滿樓治好了他的舊傷,然後不顧他的挽留,出發去崑崙山尋找天山雪蓮,要回江南得需要等一個多月。

花滿樓看到兩人的詳細介紹,也不得不感慨一聲:“真的假的我也分不清了。”

“魚魚出品,必屬精品。”

花滿樓的心裡有些數感觸,隻能深藏心中,不足為外人道也。

進到茅草屋,想著剛纔看到的蛋糕,色澤鮮豔,造型獨特,做出來肯定更好看,更好吃。按照魚魚剛纔教的步驟,買到需要的工具,材料,就開始動工了。

畢竟花家是最不缺錢的了,仔細一想就知道花滿樓前麵充值了多少錢。

一次又一次的失敗,冇有擊垮花滿樓,反倒增加了他的信心,終於在他的不懈努力下,蛋糕終於出來了。

不速之客也如約而至,隻見陸小鳳推開門,大喊道:“七童,我就知道你在這兒。”

頭一歪,蛋糕到手,趕緊開吃,甜甜的味道在口中四處散開。

“這物品送給我的老相好正好合適,謝啦!”說完,就走了。

花滿樓隻能無奈的搖了搖頭,繼續做蛋糕。

——花府——

“好吃。”不同的聲音高低起伏,眾人爭搶著吃蛋糕。

自從花滿樓的眼睛好了之後,花老爺和花夫人的心結也打開了,兩人的健康更好了。

花滿樓這次回來,是跟家人們串好口供,不怕一萬就怕萬一,實施到位纔可放心。

-助花滿樓宿主處理事務。”“在選到宿主的那一瞬間,本房車就給宿主來了個全身大檢查,把什麼陳年舊傷都治療好了,讓他有個健康的身體為我服務。”“原來如此呀,恕在下多嘴問一句,你是用的什麼方法讓七童一睜一閉,眼睛就好的呢,我實在太好奇了。”“叮,由於管理員等級不夠,本房車可以選擇不回答。”“七童,你看他欺負我,你要幫幫我。”花滿樓在那兒低笑,為了不讓陸小鳳看見,他還用袖子遮擋,真不愧是陸小鳳呀!“我有資格...